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商业地产运营专家_狮子座的熊

Commercial Real Estate Operation Expert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旅游与地产探秘之四:本土秘史与乡村旅游问题  

2013-11-20 12:23:39|  分类: 运营管理-旅游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一直在探索和比较中国的乡村景观与法国的乡村景观问题。

飞机在杭州萧山机场降落时,你大概可以从空中看到典型的江浙乡村景观。许多人可能会看到那些戴有一个奇怪尖顶的乡村小楼,惊叹江浙乡村的富裕。但我更在意整体乡村的空间格局。

大体上说,江浙的乡村,是由一系列分割成大小不等的农田区块构成的。在农田的周围和河流与道路边,是一排又一排的找不到头绪的农舍。那农田就像一个大的饭桌,四周的小楼就是围着这大饭桌的食客,世世代代的农民就指靠这饭桌似的农田,提供稻米果蔬,以绵延没有尽头的婚嫁娶丧。田少人多,这些彻底被人工改造的土地,其实也是一条古老的生产流水线,从景观上根本看不到多少乡村野地的原始和苍凉。对于要立志涉足中国乡村旅游规划的许多专家来说,这无异于一场梦魇。

但如果你从巴黎的戴高乐机场降落,就有机会看到另一幅不同的景象,那里也是大片大片的农田,但几种不同的农作物种植区形成不同的色块,铺展和镶嵌在大地上,形成一幅震撼性的大地艺术图景。农舍在田野某处形成一个聚落点,象一片彩色海洋上的安全岛屿。那是巴黎郊区另一个不太为人提及的巨大背景。

这些年,我一直想弄清楚法国乡村旅游的奥秘,我渴望真正摸摸法国的泥土。那些以夸张的声音介绍城市建筑却脚不沾土地的导游,已经无法满足我的这种渴望。因此,年初我便只身潜入法国,带着一肚子对法国乡村的疑惑与好奇。

那天,地中海阳光明媚,刮大风,在风中行走都很困难。我听从了一位在马赛相遇的法国老头的建议,执意要去一个离戛纳不远的小镇格拉斯(Grasse)。据老人介绍,这小镇是法国香水的摇篮,乡村园艺也很出名。道路两旁的金合欢树,在开花季节竞也能成为旅游一景。

在格拉斯镇上,不管出租车司机觉得我的行为多么怪异难解,我还是执意要他带我直奔农田。很庆幸我一贯的固执和不通融的性格,使我今天可以平静地坐在这里告诉你,我不仅亲手摸到了法国乡村的泥土,而且对一个废弃的修道院的山丘地形地貌和植物进行了详细的考察。

我觉得我摸到了法国乡村温柔的心脏,感受到了那心跳。在酷风中审视那些并不肥沃的土地时,我一霎那间明白了法国乡村景观产生的核心原因:地中海气候。多风少雨,阳光充沛,这里只有生命力最顽强的野草和灌木较易生长,农作物则更适宜种小麦而不是水稻,山坡更适宜养牛和羊。阳光灿烂,所以这里玫瑰花长的特别好。当地人更告诉我,广受世界旅游者追捧的薰衣草,就是这里一种本土适宜生长的小灌木。这一带因为传统养牛,原来牛皮制革技术很发达,但制革过程中有一种腐烂味道;当地人于是不得已种植薰衣草掩盖臭味,后来竞发展为一种旅游产品。我发现,原来法国的乡村旅游,都是从这些极普通的当地元素出发,通过精巧的设计变形发展出来的。

从学界的视角看,当然学者们已进行了很多“乡村遗产”之类的讨论,但现在看来,许多讨论显得不着边际。后来我还对法国著名作家加缪的故乡Luberon进行了考察,据说《普罗旺斯的一年》的作者彼得?梅尔写的就是在这里的生活,不过我无心追踪他们的足迹。尤其是对Notre-Dame de Senanque Abbey 那家著名修道院山下那片美丽的薰衣草田的考察,使我基本形成了法国农村景观改造对乡村遗产处理的三点结论。

法国乡村遗产旅游化的成功,首先在于对乡村空间结构的巧妙利用。小镇布局、田野景观、山间道路,无不在层次、尺寸上进行了设计,乡村环境在确保原真性和自然协调的前提下,总有一系列绝妙的视点产生震撼性穿越体验。法国人最清楚,原野也是一种已经稀缺的旅游资源。

其次,将本土历史和旅游结合,使之时尚化、世界化。一草一木,一个历史人物和一幢建筑,都因为美丽的风景而赋予特别的意义。当这种意义给人们当下生活以启迪时,便变成了时尚。薰衣草、向日葵、玫瑰等均隐含着一种对美好生活的暗示。本土秘史通过旅游吸引物得以传播,可以变成一种显学。

再者,法国乡村向人们推崇一种宁静的生活方式。乡村生活不一定是落后、闭塞的表现,更是心灵的安息之处。远山的修道院开着美丽芬芳的花朵,山居的宁静中隐含着人生的淡定和从容。

这就是我在法国的乡村最重要的体验。

当然,中国的乡村旅游不可能去复制法国的模式。中国多雨的江南林深草杂,在人口众多的压力下,必须种植高产的水稻。为了水田保持那一层薄薄的水面,水田必定切割成小块,而水渠也必须四通八达。这样基本的农田格局已决定我们不可能复制法国的乡村。

但法国的经验让我学会了处理乡村旅游规划的思维方向:巧妙利用空间布局,挖掘本土秘史的深意,营造乡村生活理想模式。

是的,我就是带着这些想法,走入了浙北一个鲜为人知的山区的。这个名为二界岭乡的81平方公里的地方,那些年轻而视野宽广的领导人,而今也察觉到了有相当好生态环境的乡村,在未来中国休闲市场中有发展空间。

站在二界岭乡那条还鲜为人知的古道上时,我已经在内心深处决定同那些学院派的教授们分道扬镳了。让那些拿着《旅游资源详细调查表》之类的教授们,到处用苛评的眼光去给每一处景观去打分去吧,我们要走另一条路。

旅游吸引物不仅仅是那些已有的已经成型的所谓人文和自然素材,更在于人们通过规划改造可以创新,可以用人工的方式创造的现有素材。乡村环境和农业种植,作为人类最大的手工构造形态,其实通过适当的规划转换和景观改造,本身就是最有生命力的旅游吸引物。

这就是我们在二界岭乡探讨土地格局、种植体系和本土秘史等问题的原因。我们不仅找到了那条当年宋元大军行进,太平天国打马走过的古道,而且在古道边找到了“果圣”韩彦直的墓地以及二郎山传说之类的本土秘史,并以此作为瞭望未来创新性乡村旅游的基点。

已经有人在嘲笑我们,说我们是中国乡村改造的空想家和幻想主义者了,对此我无言以对。只能告诉你一个我在山地考察看到的现象,这是一个属于混沌模式的有趣起点:大家当然知道,清澈美丽的大河是由山上的小溪汇集而成的,但当暴雨还未形成小溪时,起初只是山坡上一些夹杂着泥土的浑黄的激流。

但你未必知道,激流的使命不在于清澈可人,而在于探索前进的方向,冲决发展的通道。中国未来乡村旅游发展之路也必如此。

旅游吸引物不仅仅是那些已有的已经成型的所谓人文和自然素材,更在于人们通过规划改造可以创新,可以用人工的方式创造的现有素材。乡村环境和农业种植,作为人类最大的手工构造形态,其实通过适当的规划转换和景观改造,本身就是最有生命力的旅游吸引物。

这就是我们在二界岭乡探讨土地格局、种植体系和本土秘史等问题的原因。我们不仅找到了那条当年宋元大军行进,太平天国打马走过的古道,而且在古道边找到了“果圣”韩彦直的墓地以及二郎山传说之类的本土秘史,并以此作为瞭望未来创新性乡村旅游的基点。

已经有人在嘲笑我们,说我们是中国乡村改造的空想家和幻想主义者了,对此我无言以对。只能告诉你一个我在山地考察看到的现象,这是一个属于混沌模式的有趣起点:大家当然知道,清澈美丽的大河是由山上的小溪汇集而成的,但当暴雨还未形成小溪时,起初只是山坡上一些夹杂着泥土的浑黄的激流。

     但你未必知道,激流的使命不在于清澈可人,而在于探索前进的方向,冲决发展的通道。中国未来乡村旅游发展之路也必如此。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